31.5K

方竹兰:深化改革,激发青年的原始创新力

2018年1月15日   点击人次:549

深化改革,激发青年的原始创新力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35年,中国要跻身全球创新型国家前列。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建设创新型强国是项艰巨的伟大工程,这项工程成功的关键是激发青年一代的原始创新能力。


何谓原始颠覆型创新

   

      原始颠覆型创新的流程是:直觉突破式创新——解释规划式创新——逻辑推理式创新——推广扩散式创新。直觉突破式创新是原始颠覆型创新的第一个阶段,指创新型人才充分认识自己的天赋特长、个性本能并形成兴趣爱好,在追求兴趣爱好中保持持续探索的激情和冲动,逐渐形成非凡的想象和预见,顿悟和生成超常的创意灵感,无中生有地生产出未来产品或服务。所谓天赋特长、个性本能、兴趣爱好、激情梦想、想象预见、创意灵感,实际上是用行为体现人类最深刻的知识——超常型默示知识。

      从超常型知识的生命周期分布规律来看,原始颠覆型创新最重要的超常型默示知识更多地存在于儿童和年轻人身上,体现为实践中探求未来的知识,而超常型明示知识往往存在于中老年人身上,更多地体现为理论或经验型总结过去的知识。能够进行直觉突破式创新的年轻人在超常型明示知识甚至常规知识的拥有上,也不如中老年人,但是在超常型默示知识的拥有上,却比中老年人更优,在中老年人的超常型明示知识的辅佐下,年轻人的超常型默示知识可以产生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这体现了人类知识分布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也折射了知识经济时代资源要素构成的复杂性、多样性。科学技术理论创新的实践和科技产业化创新的实践都能证明这一点。

   

      科学技术理论创新的历史证明年轻人是基础研究的主体。

    

      科技产业化创新的历史与现实也证明,年轻人是创新的主体。

    

      所以,中国要成为原始创新型强国,必须通过深化教育体制改革,把尽可能多的年轻人塑造成原始颠覆型创新人才,深化知识产权、人事、金融、社会治理等制度改革,激发年轻人的原始颠覆型创新能力。

   

深化教育体制改革

    

      原始颠覆型创新人才的特有素质包括:

    

     志商——确立人生志向和目标的能力,志商是德商的升华;灵商——对事物本质的灵感、顿悟能力和直觉思维能力, 灵商是对智商的升华;心商——不仅管理自己的心理健康,而且具有引导团队维持心理健康而前行的能力,心商是对情商的升华;逆商——面对逆境时比一般人更强的应变和适应能力的大小,逆商是意商的升华;胆商——在专业能力基础上应对挑战、竞争和冒险的能力,胆商是对技商的升华。综合而言,原始颠覆型创新者的特有素质是:德商之上的志商;智商之上的灵商;情商之上的心商;意商之上的逆商;技商之上的胆商。

   

      因此,教育体制改革要大大压缩对常规型知识的教学和考核,探索对天赋、特长、兴趣、爱好、灵感、激情、梦想、创意培育的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使学生在学习常规知识的基础上,形成观察思考、分析批判、想象开拓、创意试错、实验操作、排困解难、协同合作、组织规划等基本技能,逐步发现和积累自己的超常型默示知识,努力把自己塑造成能够领导或参与原始颠覆型创新的合格人才。

    

深化人事制度改革

    

      目前常见的人事制度是指行政机构辨识和选拔人才,把各种人才配置在不同的专业岗位上,让他们的作用充分发挥。但是,超常型默示知识是蕴藏在所有者身上的特殊知识,有个体性、潜在性等特点,外人的分析评价异常困难,超常型人才先通过个体的探索与开发“脱颖而出”并自己冒出来。鉴于冒的过程中很难被行政管理者及时发现,所以要深化人事制度改革,给予年轻人时间与空间,对自己的天赋本能、个性特长、兴趣爱好、激情梦想、想象预见、创意灵感进行自我探索自我开发;超常型默示知识还具有模糊性与试错性特点,意味着个人在未知世界的探索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经历多次失败、挫折才可以为自己的知识类别作出评定,也才能使超常型默示知识逐渐外显为超常型明示知识进而被社会接受,所以必须给予超常型默示知识拥有者一个尝试期和扶持期。超常型默示知识还有脆弱性、易逝性等特点,所以尤其需要人事制度的包容与扶持。

   

深化知识产权制度改革

    

      我们现在对于年轻人天赋、灵感、兴趣、爱好、激情、探索、想象、创意的保护,是从现有行政管理方法层面进行的,但这恰恰是目前的知识产权制度的缺陷,造成管理实践中名义上有知识产权的保护制度,执行过程中却往往偏重于物质资本和货币资本的价值认定,缺乏对人力资本产权的价值认定,因此导致越是原始型创新人才越得不到公正保护的逆淘汰现象。

      比如,科技成果转化中,越努力转化越容易触犯法律的现象时有发生,从而抑制原始创新型人才进行原始颠覆型创新的积极性。因此,应该把方法层面的管理上升到知识产权层面的保护。对于年轻人超常型默示知识的保护,很大程度上就是对于年轻人天赋权、灵感权、兴趣权、爱好权、激情权、探索权、想象权、创意权等的正当性、合法性、主导性、可操作性的保护,修改《公司法》《企业法》等相关法律,明确保护的范畴,科学而明确地计量和评估原始型创新人才的超常型劳动创造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在教育科研项目的实施中,在科技成果的转化中,在科研经费的会计制度和审计制度执行中,在国有资产的界定中,都首先确认和兑现原始创新型人才的超常型劳动产权。当此产业结构调整、经济发展模式转型之际,这种保护比招商引资重要得多。

    

深化社会治理体制改革

    

       超常型默示知识具有专用性、未来性等特点。原始颠覆型创新的启动源于超常型默示知识所有者认识到对方具有的未来潜能,而产生的互相欣赏和互相理解。互相欣赏互相理解的原始创新人才,一开始无法靠正式的行政等级组织组合起来,因为正式的行政等级组织往往会对处于边缘的超常型知识认识滞后,影响超常型知识的应用速度,必须先靠自己建立合适的非正式组织来合作。

    

       所以,年轻人的创新创业往往都是从看似不正式的私人交往关系开始:爱好之间的趣缘、灵感之间的心缘、目标之间的志缘、性格之间的气缘、精神信念的神缘、亲人之间的血缘、朋友之间的情缘、同乡之间的地缘、同学之间的学缘、同事之间的业缘、个人利益的物缘等。社会治理体制需要给予从事原始型创新的年轻人自我组织、自我治理以最大限度的包容、理解与支持,加快构建包容与扶持社会治理,共同促进与保障年轻一代从事原始颠覆型创新的国家治理网络。

    

深化信用担保制度改革

    

       原始创新型人才从事原始颠覆型创新,需要尽可能快地获得创新需要的货币资本,尤其在创新孵化阶段。

    

      从事原始颠覆型创新的年轻人,在创新创业初期需要获得雪中送炭般的财政和金融支持,而现有银行信用担保制度往往排斥他们。财政金融制度改革的核心,是将传统的货币资本信用担保改变为人力资本信用担保。

    

      人力资本为本的信用担保模式,能够敏锐地辨识创新性人才,尽快地孵化与扶持年轻人创新创业,让年轻人用自己的人品与才能为自己担保创造未来价值,便于年轻人创新创业的启动与加速。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方竹兰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